兩性故事

校花的哀鳴楊佳琪 小喜全文閱讀最新章節 顧輕舟司行霈小說全文

作者:admin 2019-06-29 15:42 我要評論

昨夜一場雨,屋外的溫度驟然下降,寒冷仿佛呼嘯而來,凍得田野寥廓荒涼,染上一層晶瑩的霜花,在視野里連綿涌動,勾勒出糾結的玉想瓊思。大路小路鏡子面一樣滑亮...

  昨夜一場雨,屋外的溫度驟然下降,寒冷仿佛呼嘯而來,凍得田野寥廓荒涼,染上一層晶瑩的霜花,在視野里連綿涌動,勾勒出糾結的玉想瓊思。大路小路鏡子面一樣滑亮,車輛小心翼翼的行駛,卻常常有一兩只后轱轆不聽話,被拽著在冰面上硬生生擦過,像正在耍鬧的賴皮孩子。高速路關閉了,行人趟著鞋底子,奓開臂膀,一踮一閃一趔趄,那尖尖地驚叫,咂磨著,不是滋味。

  泥屋不擋寒,虧得深秋續足了茅草,房檐低矮,窗子蒙上一層塑料布,邊邊角角抹了泥巴,糊在墻垛子上了。屋內就溫溫吞吞地亮了,早晚先了白天的光,暗得快。仿佛悶著,一肚子心思不能消解,一塊一塊往爐膛里填柴,拿爐鏟兒扒拉著,敲幾下,那火光慢慢地洇著,大塊的木頭紅透了,一會兒,迸出刺刺的星了,躲著,往炕里挪挪。忽然,呵呵呵,哈哈哈,咯咯......有孩子的笑聲,一串串,明脆地傳來。心里一動,穿鞋披衣,看看咋著了?東院是一片空房場子,那家曾有哥倆,父母去世后,留了一處矮房,破落不堪,哥哥在城里上班,弟弟在家種地,都想獨自占有這片房場。夏天濃蔭里,哥倆臉紅脖子粗地爭論,大打出手,倆妯娌在一旁叫號,弟弟一時性急,掄鎬頭下了死手,哥哥腦袋開花。一場兄弟相殘告終,弟弟償命去了,妯娌們各奔東西,散了。矮房子扒下來的泥土堆在那里,小山一樣,風里雨里沉默了,沒了響動。

  天空正飄著雪花,大片大片的,洋洋灑灑,土堆上冒出小腦袋瓜兒了,三五個?七八個?正叫著,你推我搡地從土堆上滑下去,背坡上有兩個手腳并用,你爭我搶,臉蛋紅彤彤的。嗖嗖,嗖嗖......坡度還挺大,小腦袋們連滾帶爬,想蹲著下去,一出溜,卻屁股著地,嗖地沖出去老遠。一抹又寬又亮的滑道斜插著,沖過院子墻的豁口,雪花正紛紛撲過來,一層層被孩子們碾成亮晶晶的冰面。不遠處,一棵粗壯的李子樹,被砍掉一撇枝干,暗黃的傷口處已經泛黑了,落著毛絨絨的雪花。我走過去,拿袖口拂了一下,雪花無聲地飄起來,仰著臉,涼津津的,它又來了,我轉一下,它們急匆匆地掠過,仿佛薄絲的衣衫觸著我了,又仿佛我不小心走進了仙女的舞池里,那么優雅,那么神往,那么溫柔,那么安逸地描了我一下,再描一下,我的腦海里立刻就清涼了。小腦袋們依舊神氣活現地手舞足蹈,那些靈巧的身影晃著,時隱時現,好想回到從前了,我自己也在那兒!那么快樂、無憂無慮地玩耍。

  我脫了大衣,隨手一放,那棵李子樹逸出一根枝子,正好接住了。三步并作兩步走,攀上了土包頂,我也想滑下去,小腦袋們嘰喳叫著,扯我的衣襟,我就踉蹌著,一溜邊光,順坡而下。開心地喊兩嗓子,煙囪里的藍色炊煙嚇得掉頭就跑。手臂向更高處更遠處伸著,旋轉著,一圈圈抖掉沉重,我也來舞一回,像雪花一樣,曼妙地飄舞。

  隔著車窗張望,集市的街道兩旁再不是低矮的民房,新建的二層小樓棟棟相連,臨街一字排開,道南與道北的小樓隔街對視,一樓門市房一個挨一個,門前人頭攢動,不用問就知道生意紅火,門楣上醒目的紅字在我眼前穿梭而過:美容發廊、小五金、醫藥批發、聯想電腦、綜合商店、農用種子站、石頭診所......我真的一下子記不住那么多。

  最惹眼的是擺在門市房前臨街的水果攤、豬肉攤、活魚攤、油炸攤,品種齊全的水果形狀不同,顏色各異,給深秋的小鎮涂上一抹絢麗的色彩,路人提著的塑料袋子里,裝滿了自己中意的水果,悠閑地走著。路過豬肉攤正趕上送貨車,只見兩個穿藍色工作服的男子從小機動車上拽起好大的豬肉半子,輕輕一甩就把半頭豬放到肉案子上了,微胖的女老板提著砍刀,扎著圍裙,喜笑顏開的樣子很可愛,她的笑容里溢出了幸福與滿足。活魚攤位席地而設,好大的塑料泡沫箱里滿是清水,幾條大鯉魚正在水中歡快地擺著尾巴,旁邊還放著一個盛水的大鋁盆,無數條小魚在水盆里游來游去,悠閑的樣子給人一種恬淡釋然的輕松。油炸攤位里邊站著一對青年男女,男的做面,女的拿著鐵夾子,在沸騰的油鍋里翻動著泛黃的油條,我用攝影家搶拍的速度掃視著此情此景,炸好的油條夾出來放在旁邊的盆子里,看著黃橙橙的一大盆油條,我有想吃的沖動,吃一根油條,曾是我兒時的夢想。

  趕集的日子,街道十分擁擠,用人山人海來形容也不過分,我已經十年沒到這里趕集了,街道后面那個擺貨攤的廣場,已經被小樓遮擋,它現在是什么樣子呢?那好幾排用水泥混凝土打造的長條攤位還在吧。昔日,我曾在這里留下足跡,這里有我要買的生活必需品,這里有我做衣服需要的布料,自己裁剪縫紉衣服的情景,仿佛就在昨天。我還記得許多年前,那個穿著花布棉襖趕集賣雞蛋的小女孩兒,她挎著柳條筐,裝著20幾個雞蛋,那時沒有水泥攤位,她蹲在地上不喊不叫,直等到一位婦女把雞蛋買走,回家把錢悉數交給父親,賣雞蛋的錢要貼補家用呢。寫著寫著,濕漉漉的小東西滾落在鍵盤上,我的記憶怎么會如此清晰呢,我以為遺忘的往事不會重現,想不到居然這樣刻骨銘心。

  時代不同了,社會發展了,小鎮繁榮昌盛了,這里再沒有衣衫襤褸的村民,再看不到一張張蠟黃的臉,也沒有挑著扁擔到集市討生活的身影了。

  塔山屯小鎮,藏著我無法抹去的記憶,故地重游,總是感慨萬端。但愿小鎮的繁榮一天天加固,買賣交換更加便利,給予農民無窮無盡的幸福。

相關文章
  • 進入媚兒體內律動小說 在馬背上進入王

    進入媚兒體內律動小說 在馬背上進入王

  • 公公在田園插兒媳 嗯爺爺啊不要嗯 房東

    公公在田園插兒媳 嗯爺爺啊不要嗯 房東

  • 小志干胡秀英45 胡秀英讓小志瘋狂抽插

    小志干胡秀英45 胡秀英讓小志瘋狂抽插

  • 表嬸夾住我的不詳 我和五表嬸41 小弟進

    表嬸夾住我的不詳 我和五表嬸41 小弟進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我們的少年時代鄔童前女友是誰 鄔童前

    我們的少年時代鄔童前女友是誰 鄔童前

  • 乖女兒小喜和李叔叔 嗯啊爸爸慢點疼 女

    乖女兒小喜和李叔叔 嗯啊爸爸慢點疼 女

  • 老何洗手間里干新娘 用藥上朋友嫩妻 婚

    老何洗手間里干新娘 用藥上朋友嫩妻 婚

  • 狗慢慢挺入她體下 狗狗快點深點 狗狗好

    狗慢慢挺入她體下 狗狗快點深點 狗狗好

新11选5